我要啦免费统计
最新公告:

       

         经历了2015、2016年短暂、阶段性的天然气消费增速放缓,2017年我国天然气全年消费量238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9%,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展现了发展的巨大潜力,但同时也暴露出产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比如国内产量增速低于消费增速,基础设施存在短板,互联互通程度不够,市场化价格机制未充分形成等。

        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健全天然气多元化海外供应体系、构建多层次储备体系等10方面具体举措。如何加强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民生用气稳定供应进展怎样?记者采访了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有关负责人。
        鼓励以市场化方式转让矿业权,多措并举盘活储量存量受上游主体少、竞争不充分、考核激励机制不足等影响,叠加国内资源勘探开发难度较大等客观原因,一直以来,我国企业勘探开发投资能力不足、意愿不强,天然气产量增长乏力。《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8》显示,中国常规天然气(含致密气)资源探明率15%,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2.5%),探明储量中未动用占比超过44%。即使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剩余的经济可采储量3.9万亿立方米,其大部分资源的开发成本相对于中缅管道进口气等仍具有价格优势。
        如何解决天然气增储上产跟不上消费快速增长步伐这一难题?在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方面,《意见》提出,严格执行油气勘查区块退出机制,全面实行区块竞争性出让,鼓励以市场化方式转让矿业权等举措,力争到2020年底前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2000亿立方米以上。“《意见》进一步明确了部门责任分工,勘查开采领域的改革细则也将尽快出台。此外,《意见》还重点探索建立已探明未动用储量加快动用机制,多措并举盘活储量存量。”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有关负责人说。
        各地区到2020年形成不低于保障本行政区域3天日均消费量的储气能力基础设施是连接天然气上下游的桥梁,但目前我国基础设施发展还远未成熟。“我国天然气干线管道里程仅相当于美国的1/7,却承担了相当于美国1/3的天然气消费规模,在用气高峰期管网系统相对脆弱。”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有关负责人说,目前我国主干管道之间、主干管道与省级管网之间、沿海LNG(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与主干管道之间互联互通程度较低,部分地区还存在区域气源“孤岛”或LNG孤站情况,富余气源和LNG接收站能力不能有效利用。而受用地用海、生态保护等政策约束,有些基础设施项目难以落地,油气管道路由协调难度越来越大。
        对此,《意见》提出强化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如加快天然气管道、LNG接收站等项目建设;根据市场发展需求,积极发展沿海、内河小型LNG船舶运输,出台LNG罐箱多式联运相关法规政策和标准规范等。
        储气能力不足也是我国天然气行业的突出短板。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全国储气能力仅为消费量的5%—6%,远未达到世界上15%以上的平均水平。此次《意见》提出要构建多层次储备体系,供气企业到2020年形成不低于其年合同销售量10%的储气能力,城镇燃气企业到2020年形成不低于其年用气量5%的储气能力,各地区到2020年形成不低于保障本行政区域3天日均消费量的储气能力。同时,统筹推进地方政府和城镇燃气企业储气能力建设,实现储气设施集约化规模化运营,避免“遍地开花”。
        民生用气需求占全部需求的40%,这一部分必须保障。《意见》提到,“煤改气”要坚持“以气定改”、循序渐进,保障重点区域、领域用气需求。“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涵盖上游增产增供、中游基础设施配套、下游市场建设等方方面面,不是朝夕之功,当前一段时间的民生用气保障工作还面临一定挑战。但需要明确的是,在用气高峰期,民生用气需求只占全部需求的40%,这一部分需求是有条件有能力满足的,也是必须满足的。要通过压实责任来保障民生用气需求,谁出了问题,谁要承担责任。”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有没有做到“以气定改”,要看“煤改气”有没有落实天然气购销合同,购销合同签了之后有没有按计划推进;突出重点,是指新增天然气量要优先用于城镇居民生活用气和大气污染严重地区的冬季取暖散煤替代。
        该负责人说,目前天然气调峰和应急机制正在完善,在国家和地方层面各建立了1亿立方米/日的调峰用户清单,按照50%、30%、20%的比例划分为三个等级,在冬季高峰期根据供应缺口情况分级启动实施压减,压减气量全部用于保障民生。同时,鼓励地方探索上下游气价联动、动态调整可中断大工业用户用气量、发展可替代能源用户等增强用户调峰能力的有效做法。

资讯中心
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国际新闻

从李克强总理访日看中日务实合作的新机遇

发布时间:2018-05-14

5月8日至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日本。日方以超高规格的“公宾”标准予以接待,行程安排非常丰富、充实,显示日方对总理此访的高度重视。此次访问是中国总理时隔8年再次正式访问日本,体现了中日两国关系在历经波折后正在重新返回正常发展轨道。

加强中日务实合作,尤其是经贸和科技领域的交流合作,是李总理访问的重要内容,也是中日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的“压舱石”。2008年,中日两国发表《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在“增进政治互信”、“促进人文交流”、“加强互利合作”、“共同致力于亚太地区的发展”和“共同应对全球性课题”等五大领域开展合作达成共识。十年过去,尽管两国关系遭遇了一些波折,但经济、科技、人文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并没有停步。随着两国各自国内经济、社会结构的演变,中日务实合作已然形成新的基础。

中日务实合作的新基础

首先,经过几年的调整,中日经贸合作已经起稳回升。2017年双边贸易额重新达到3000亿美元规模,比上年增长10%。中国继续成为日本第二大出口贸易伙伴,同第一大出口伙伴美国之间的差距缩小至占比0.3%。

其次,日本对华直接投资走出低谷,重现增长。随着中国国内产业和消费市场的升级,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经历洗牌。低端制造业不断收缩的同时,中高端制造业开始扩大生产和销售。2017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重现增长,达到并一举超过2012年的水平。2018年1-3月,日本在华新设企业153家,同比增长43%。

第三,中国对日投资显著攀升且不乏亮点。近些年,随着中国企业实力大幅增长,中国对日投资也开始崭露头角。截至2017年底,中国对日直接投资额为34.4亿美元。投资领域正从制造业向金融服务、电气、通信、软件、网络等领域拓展。

此外,中日人文、科技等领域的交流均非常活跃。无论是科技界、经济界、文化界还是普通游客之间的交往都构成两国民间联系与交流的重要纽带。

中日务实合作的新机遇

在业已形成的新基础上,中日两国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加强经济、金融、科技等领域的务实合作,深入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构建就成为两国有识之士的共同选择。此次访问中,中日两国有关部门签署了一系列具体领域的合作协议和备忘录,内容涉及科技创新、服务贸易、第三方市场合作、金融合作和社会保障合作等,为两国继续推进务实合作、扩大共同的利益基础规划了重点领域和方向,提供了制度保障。

以中日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为例。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五年多来,各类基础设施、产业合作、科技文化交流等项目正在相关国家如火如荼地展开,其中蕴涵的巨大商机不言而喻。但头几年碍于复杂敏感的政治关系,日资企业对“一带一路”的参与比较有限。如今两国正式就第三方市场合作达成备忘录。可以预见,未来中日企业充分释放各自在资金、技术、管理、营销等领域的互补性优势,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联合投标等多种类型合作的机遇将大量涌现。

再如科技领域,技术创新和精湛工艺是日本制造业企业在全球市场牢牢立足的根本保证。大到工业机器人、精密机床,小到药品、文具,很多日本品牌依然是高技术和品质生产的代名词。而中国近年在基础研究、数字经济、通信等领域的赶超势头迅猛,除一些龙头企业已在国际市场立稳脚跟外,还有数量众多的独角兽企业蓄势待发,中国经济创新的活力令日本人印象深刻。通过加强合作,促使两国企业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等多领域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必将助力中日经济关系提质升级。

访问中,李总理多次谈到,要拓展中日务实合作的新空间,造福两国人民。安倍首相也表示,“日中关系从竞争进入了协调时代。” 当前,中日两国均面临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巨大外部风险,两国更应视对方发展为机遇,不断拓展务实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推进战略互惠关系走向深入。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责编:杨牧、刘洁妍)


本文转载自人民网: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8/0511/c1002-29980210.html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